博彩赌球平台

020-85263343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    此类预言应一笑置之只应将其作为围炉聚谈的话题

    2017-08-21 23:27

    我是个狭义上的无神论者,但如果夜间做奇异的梦,一觉醒来后,我依然记得清晰明了,仿若真实发生,那么我会忐忑不安一两个小时,并着
     
    重思忖梦境预示。
      
      昨夜,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醒来时,心里有些慌乱,回想梦境,一言一语清晰留在脑海。我确信这个梦是未来的预兆,我不安地在百度里查
     
    找这个梦的预示的吉凶。答案是不吉。
      
      昨夜客人特别多,房间爆满,门口贴着“客满”,还有人夜间按门铃,确认是否真的没有房间。上午,我忙着打扫房间,把做梦的事,忘得一
     
    敢二净。临近中午,最后一位房客退房后,不过五分钟,他慌慌张张地折返,迅速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。让平时谨小慎微的我,面对突然出现
     
    的变故,有口难辩,心里发慌,担心出现关门停业的危险。
      
      梦真的灵验了。
      
      记得我跟妻子刚谈恋爱的那年夏天,我身染怪病,久治不愈。有天晚上,我做一个噩梦,梦见我家屋后的撑天大树,突然遭遇一场飓风,折断
     
    ,只有一层树皮连着树根,我似醒非醒,呼喊着把树扶起来,让它活过来。
      
      第二天,天气闷热,我从安庆城里回家,未做停留,急匆匆地赶往八里多远的姐姐家,路上汗流如雨。姐姐不在家,去地里干活去了,我马不
     
    停蹄地去山地找姐姐。让她带我去看土医生,土医生有祖传秘方,能治疗我的疑难杂症。找到姐姐,进她家,屁股没落凳,姐姐说歇会,喝口水,
     
    我急性子,催促姐姐带我去看土医生。姐姐拗不过我,把我带到土医生家。
      
      土医生让我坐在走廊的椅子上,用长银针在我耳朵上戳来戳去,不一会儿,我渐渐失去知觉,我觉得不对劲时,没有说话,当我想说时,我已
     
    无法开口,昏了过去。
      
      我意识慢慢恢复时,朦胧地觉得有人在用两支手臂架着我,有人在我脖子上和鼻梁上扯。隐隐约约地听到土医生对她老公说“你把他放到椅子
     
    上,你属虎的,咬一下脚后跟。”
      
      我渐渐感觉脖子和鼻梁火辣辣地疼。明显感到姐姐和她们很恐慌。当我睁开眼睛时,姐姐惊慌的神情立刻消失,连连说“吓死我了,吓死我了
     
    。”
      
      “以后,我再也不干这个手艺了”。土医生发誓说。
      
      幸好,土医生有一套急救的经验,我得以死里逃生。
      
      关于梦的预兆成为现实的经历我还有很多。我姐解梦比我更用心,接近痴迷的程度。当然,也有许多没能兑现的梦,但也有几个非常邪乎的事
     
    (关于几件邪乎的事,我在散文《姐姐》里写过)。我们大约是遗传了父亲的基因,他老人家关于梦的预言成真故事,在村落里传的神乎其神。
      
      关于梦的预言的问题,我觉得属于玄学,至今我也无法理解。圣经里有记载,摩西通过成功破解埃及国王七条瘦牛和七条肥牛的梦,一举成为
     
    统领全国政务的大臣。
      
      让我最惊讶的是余秋雨在《吾家小史》里说的一件事。他小时候,有一天,他姨表哥从上海来乡下,他带着表哥到后山湖边玩。十二岁的表哥
     
    面对湖水,说出一句很诡异的话,他说他梦里来过这个湖边,湖里飞出一匹白马,白马上坐着一位将军,飞过来把他带入湖里。当时,余秋雨觉得
     
    十分奇怪。很多年以后,久住上海的表哥和一位女子私奔到余秋雨家乡山里。余秋雨的大姨为了让儿子回到上海,叫别人发一个急电说:你母喝药自
     
    尽,生命垂危,速回。
      
      他表哥心生愧疚,自觉无脸见人,投湖自尽。又过若干年后,湖水大干,人们从湖底真的挖出了一匹石马。
      
      这些奇谈怪论,在中国往往用迷信论处,但是伟大的英国哲学家和文学家培根,也著文写过关于梦的预言的事。他记载了几个可以考究的事例
     
    。其一是:波吕克拉特的女儿曾梦见朱庇特替她父亲沐浴,阿波罗替她父亲涂油,结果她父亲果然被钉在十字架上,有大雨浇淋他的身子,有太阳晒
     
    得他汗流浃背。其二是: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曾梦见他封闭了妻子的腹腔,于是他自己详梦说他妻子将不会生育,但预言家亚里斯坦德却说是他妻子
     
    已有身孕,因为人们通常不会封闭空着的器皿。后来,他妻子真的生下一子,也就是后来的亚历山大大帝。
      
      梦真是未来的预示吗?
      
      我不得而知,但我确定人类对自身的了解还远远不够,人类自身奥秘和宇宙一样深不可测。人类应该有更多的研究来揭开人类身体上的未解之
     
    谜。
      
      最后,关于梦的预言,有些虽是本人亲身经验,但正如培根所说:“我以为对。”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 |下一篇:欢声笑语一幅和平美好而温馨的画卷

电话:020-85263343 Q Q:365566282
地址:澳门经济特区体育东路22号(全市各区均设有服务网点)

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 版权所有 博彩赌球平台【悦心观景谁相伴】